1. 首页
  2. 耽美同人

作恶多端的坏人怎么死会让读者和作者都比较爽? – 写作 – 回答列表

谢邀

为了符合耽美、言情、都市的风格,我给你两个主角,男的叫镜越樱,女的泷华雪,名字取的特别飞天,特别耽美,特别言情,绝不接地气。

话说这镜越樱对泷华雪那是极其,极其,极其深沉的爱,他们总是漫步在圣罗茨菲尔梅耶马贡波拉斯罗浮波尔托罗夫莱因施密特学院中,享受晨光的爱抚与晚霞的追捧。

这是一所贵族学校,生活着地球上已知的所有贵族,这其中有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与全世界最有钱的公子,如果不考虑恶性通货膨胀,我勉强可以告诉你,他们这些天龙人每个月的生活费是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万元。

总之他们都很完美。

镜越樱这几天发现泷华雪在不断的疏远自己,在学校组织的献血之后,泷华雪就很沉默,另一方面转校生泷泽沧月对泷华雪展开了热烈的追求,他散布谣言,说镜越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自然,作为作者,我为镜越樱安排了一个极其饥渴的女人,她总是粘着镜越樱,两条黑丝大长腿勾着他,还能下腰给他口活。

泷泽沧月是非常歹毒的,他不但安排人诱惑镜越樱,还自导自演了一出英雄救美。

在一个刮着梅超风的雨夜,校外的混子们接到了泷泽沧月的电话,领头大哥只觉声音肃穆,电话那头不是个人,倒像个食人的厉鬼,他颤抖着点头应允。

于是那天放学有三千个混子挤在长安奔奔、天津大发或者奇瑞QQ里,沿着高架一路袭来,你可以想象一下五百多辆面包车浩浩荡荡的场面。

这些混子多叫丧彪、黑子,狗老七或者瘦猴。

古诗云,长安奔奔穹窿走,天津大发动地来,一把砍刀惊寰宇,敢问大哥混哪里。

都是道上人,杀气腾腾,就把泷华雪给围了,此时镜越樱被泷泽沧月设计的饥渴咸湿妩媚胸大的女人缠着不给走,这女的敞着一对大奶说大哥我要给你怀孩子,镜越樱眉头一紧,说你他妈是不是从黄段子里过来搞破坏的!

在这危急的关头,英雄救美的自然是全世界最帅的贵公子泷泽沧月,他打退了丧彪、黑子、狗老七还有瘦猴,他是最后站着的那个人,他说泷华雪,我要送你一颗电冰箱那么大的钻石,因为我爱你。

于是男主角和女主角在第三者的诚心破坏下,发生了争执。

“你根本就不爱我!我差点被坏人抓住!可你却和那个低年级女生出去了,你还给她买卡地亚!”

“我没有!是她缠着我!”

“我看到她吻你!”

“你怎么不讲理!人家明明是Blow…算了,你不懂!”

“原来泷泽说的对,你是个人渣!”

接下来,在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在全市最高最奢华最他妈贵的酒店里,泷泽沧月搂着泷华雪说你不要哭了,别难过,今天你在我这睡,我去朋友家,明天我替你好好说说镜越樱,我为了你,买下了整整一层,你看见月亮了吗,你想要,我也能买给你。

泷华雪留下了珍珠色的泪水说你走吧,我配不上。

她喝下泷泽倒好的水,那里早已被恶人浸泡了安眠药,她说好困,我要睡一会儿,闭眼前她看见泷泽桀桀的笑了。

而此时痛苦的镜越樱在月光下无助的奔跑,他要去见自己一生的爱人,通过手机定位,他发现泷华雪此刻正在全市最奢华最牛逼最他妈贵的酒店里。

他冲进去,推开门,发现泷华雪躺在大床上,突觉脑后一阵闷响,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

心爱的女人赤身裸体的睡在眼前,她喝了安眠药,浑然不觉,但眼中有泪,而泷泽这个禽兽正爬在她身上,腿间之物,当着镜越樱的面,在肆意的凌辱这纯白的少女。

“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傻x的女人,一个傻x的男人,我怎么会输给你?!镜越樱!我一直不如你,现在我要做给你看,我要让你痛苦!”

泷泽沧月动如怒涛,姿势如龙,他炫耀的变换着各种姿势,各种体位,让镜越樱痛不欲生,每一下,他都充分的接触,使劲的扭臀,他说你看啊,你看啊,看看你心爱的女人,在这里像个玩偶。

“我听说你们两还没有做爱过,今天,就让我来替你完成这一步吧,泷华雪的贞操,是我的了!”

镜越樱作为世界最帅的男人之一,看着世界上最圣洁最可爱最漂亮的女友被世界上最无敌最潇洒的公子压在胯下,天地崩坏。

这种事大概也只会发生在圣罗茨菲尔梅耶马贡波拉斯罗浮波尔托罗夫莱因施密特学院。

在这个耽美、言情、都市的故事里,正在上演一出不属于人间的悲剧,心爱的女子陷入昏迷,被恶徒强奸,爱她的男子被绑在椅上,只能睁眼哭喊!

一番,不,好几番云雨之后,镜越樱的嗓子喊哑了,泷泽也精疲力竭。

泷华雪转醒过来,见到泷泽,再看看自己,又瞧着了镜越樱,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哇的便哭。

“哈哈哈,乖,华雪,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泷泽点了根烟。

这一刻,泷华雪看起来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苦楚,她想哭,却哭不出来,想叫,却叫不出来,她看着绑着的镜越樱,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早该信你。

镜越樱说没关系,我一直都爱着你。

泷华雪说已经晚了,我就要死了。

“什么死?什么死?”泷泽皱了皱眉。

“泷泽,我有绝症!上次献血感染的,我瞒着你们!”

“没事,我不怕,这阻挡不了我和你爱情的火花,快,不要再管那个可怜的镜越樱,来我的怀抱,来我的王座!”

“我得的是艾滋病!”

。。。。。。

。。。。。。

。。。。。。

“艾玛,我操。”

看了大家的评论,发现果有硬伤,稍作修改,你们的意见玛丽苏已经感觉到了,愿圣光保佑每一个直男。

首推《天龙八部》中康敏之死:

她(康敏)伏在阴暗之处,萧峰看不清楚,听她这么说,便过去推开窗子,亮光照进屋来,一瞥之下,不由得微微一颤,只见马夫人肩头、手臂、胸口、大腿,到处给人用刀子划成一条条伤口,伤口中竟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蚂蚁。萧峰看了她伤处,知她四肢和腰间关节处的筋络全给人挑断了,再也动弹不得。这不同点穴,可以解开穴道,回复行动,筋脉既断,那就无可医治,从此成了软瘫的废人。但怎么伤口中竟有这许多蚂蚁?
马夫人颤声道:“那小贱人,挑断了我的手筋脚筋,割得我浑身是伤,又……又在伤口中倒了密糖水……密糖水,说要引得蚂蚁来咬我全身,让我疼痛麻痒几天几夜,受尽苦楚,说叫我求生不得,求……求死不能。”
………
阿紫顺手从桌上拿起一面明镜,对准了她,笑道:“你自己瞧瞧,美貌不美貌?”
马夫人往镜中看去,只见一张满分是血污尘土的脸,惶急、凶狠、恶毒、怨恨、痛楚、恼怒,种种丑恶之情,尽集于眉目唇鼻之间,那里还是从前那个俏生生、娇怯怯、惹人怜爱的美貌佳人?她睁大了双目,再也合不拢来。她一生自负美貌,可是在临死之前,却在镜中见到了自己这般丑陋的模样。
萧峰道:“阿紫,拿开镜子,别惹恼她。”
阿紫格格一笑,说道:“我要叫她知道自己的相貌可有多丑!”
萧峰道:“你要是气死了她,那可糟糕!”只觉马夫人的身子已一动不动,呼吸之声也不再听到,忙一探她鼻息,已然气绝。

最残忍的死,莫过于毁去一个人赖以活下去的所有骄傲和勇气。

爽? 他死了我不会爽。

我要让他重新学会爱,体会人间最美最温暖的幸福,要在他百般纠结,善恶反复之后,终于渴望获得新生以求赎罪,并即将得到宽恕时——杀死他所爱之人。

杀死可以宽恕他的所有人。

只有觉醒后的他的忏悔,却永远无法被聆听,才够劲儿。

杀个坏人? 太无聊了。

——————

哈哈哈,我们编剧都是职业杀手,谁手里没几十条人命啊?
题主要的是戏剧性地惩恶手段,大家就事论事好伐?
你说“好狠”“好毒”我都没意见,说“最毒妇人心”是怎么个意思啊?不怕我告你性别歧视啊?不怕我下部戏坏人用你的名字啊?

说回正题,这其实是拯救了坏人。

让他醒悟才能忏悔,无人宽恕,等于他接下来的忏悔是由神直接聆听的。
他若反省彻底,下辈子就不用再受炼狱之苦了,一世完成修行。
从极恶到极善,这才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这么帮他我人多善良啊!你们说我恶毒的赶紧回来给我道歉!

这种情节,我觉得古龙的《流星蝴蝶剑》是最好的诠释。

律香川当然也在旁边听着,听到这里,胃部突然收缩,几乎忍不住要吐。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错误在哪里。

  他本不该使老伯精选出的那批人死得太早,本该等他们到了飞鹏堡之后再下手的。

  只可惜那时实在太兴奋太得意了,已变得有些沉不住气。所以才会造成这种不可原谅的错误。

  现在这错误已永远无法弥补。

  律香川弯下腰,吐出了一滩苦水。

  但还是没有人看他一眼。

  他本是个绝顶聪明的天才,不可一世的枭雄,他只差半步,就可达到成功的巅峰。

  可是现在他在别人眼里,竟似已变成完全不重要。

  竟似已变成一个死人。

这里,已经是律香川完完全全失败之后的一个描写,接下来是更精彩的——

夜更深,星已疏。

  所有的人忽然间全都走了,只剩下律香川一个人跪在无边的黑暗中。

  他跪在这里,居然没有人睬他,没有人看一眼。

  没有责备,没有辱骂,没有报复。

  老伯就这样走了,易潜龙和孟星魂也就这样走了,就让他像野狗般跪在这里。

  甚至连那些弓箭手的死尸都已被抬走,却将他留在这里。

  这个曾经也是不可一世的人物,现在竟真的已变得如此无足轻重。

  风吹在身上,断了的肋骨疼得更剧烈。

  律香川忽然也觉得自己就像是条无主的野狗,已被这世界遗弃。

  他无论是死是活,都已没有人放在心上。

  冷汗在往下流,眼泪是不是也将流下。

看到这里,我都不禁要黑转路人,实在是太惨了呀。一个一世枭雄,就这样结结实实的跌落谷底,从一位翩翩少年,成为无人问津的野狗,狠!太狠!
但不要高估古龙老先生的人品。他还留了最后一招:真。必杀。痛打落水狗——

律香川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咬着牙,挣扎着站起来。

  “无论如何,我还活着,只要活着,就一定还有机会。”

  他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而且,努力使自己相信。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他并没有真的想报复,只觉得很疲倦,很累、很累……

  这是不是因为他的勇气已丧失?

  是不是因为老伯没有杀他,但却已完全剥夺了他的自尊和勇气。

  现在,他只想喝一杯,痛痛快快地喝一杯……

  这少年伏在桌上,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他揉揉眼睛,站起来,打开了门。

  外面不知何时已开始下雨。

  律香川湿淋淋地站在雨里,眼睛里布满了红丝,门已开了很久,他还是痴痴地站在那里,似已忘记进来。

  少年看着他,并不惊讶,就像是早已知道他一定会来的。

  雨很冷。

  六月的雨为什么会如此冷?

  少年无言脱下身上的衣服披在律香川身上。

  律香川忽然紧紧地拥抱住他,喃喃道:“只有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只有你。”

  少年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

  他太笨,所以笨得不知该用什么方法表达自己的情感。

  所以他只是无言地转过身,将酒摆在桌子上。

  律香川终于走进来,坐下。

  酒虽是冷的,但喝下肚后,就立刻像火焰般燃烧了起来。

  律香川的心也渐渐开始燃烧,忽然用力一拍桌子,大声道:“我还是没有死!只要我活着,就迟早总有一天要他们好看……你说是不是?”

  少年点点头。

  无论律香川说什么,他总是完全同意的。

  律香川笑了,大笑道:“没有人能击倒我,我迟早还是会站起来的,等到那一天,我绝对不会忘了你,因为只有你才是我的好朋友!”

  他似乎想证明给这少年看,所以挣扎着站起来,努力想站得直些。

  可是他的腰突然弯了下来,全身忽然开始痉挛收缩,就像是突然有柄刀自背后刺人他的胃里。

  等他抬起头来,脸色已变为死灰。

  他咬着牙,瞪着凸起的眼睛充满了惊讶和恐惧,嗄声道:“你……你在酒里下了毒?”

  少年点点头。

  无论律香川说什么,他还是完全同意。

  律香川挣扎着,喘息着,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少年脸上还是全无表情,还是好像不知该用什么法子表达自己的情感。

  他只是淡淡地说道:“这种日子我已经过腻了,老伯答应我,让我过过好日子。”

  老伯。

  果然是老伯!

  老伯真正致命的一击,原来在这里等着他。

  律香川咬牙道:“你……你这畜生,我拿你当朋友,你却出卖了我。”

  少年淡淡道:“这种事我是跟你学的,你可以出卖老伯,我为什么不能出卖你?”

  这一击的力量更大。

  律香川似已被打得眼前发黑,连眼前这愚蠢的少年都看不清了。

  也许他根本就从未看清楚过这个人。

  他怒吼着,想扑过去,捏断这个人的咽喉。

  可是他自己已先倒下了。

  他倒下的时候,满嘴都是苦水。

我觉得坏人这个死法也是算死出了水平,死出了高度了。
ps:有的时候,坏人不需要死,对于一个坏人来说,死反而是个痛快的,与其让他痛快的死,不如让他在卑贱中过尽余生,这才是历史上喜闻乐见的做法。比如岩松,啊错了是严嵩,就是从一代权臣的位子上跌下来,在老家乞讨受尽白眼之后老死,大快人心!这才是大快人心啊!

让反派信仰或理念破灭比死更爽。可以参考《告白》里的渡边被算计亲手炸了自己母亲。这就是所谓生不如死啦。

你们他妈的都是变态

Black Mirror S2 E02

让他偶遇一本秘籍:《C语言程序设计》,编写出“Hello world”并喜不自禁,然后深深为之着迷,进而修炼《数据结构》、《C++》《汇编语言》……发现其中奥妙无穷无尽,最后七孔流血暴毙而亡。

看了其他回复感觉很不满意,话说人总是要死的吧,就算你有特殊方法防止他自杀,但人总归有寿命的吧。人死了就一了百了,那就没劲了。也许会有大触来说用换脑手术给他永生来折磨他,甚至直接弄缸脑刺激神经什么的,还能像小说循环里那样直接复制一个人的意识到电脑里,无限折磨他还可以消除其记忆,但总绕不过一点宇宙是有寿命的,你就算能折磨他上千亿年。但他还是要死。因为宇宙也有寿命。这么一想真是不过瘾,不过我还是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本小说醉步男。这书里主角小竹田过的可谓是一种悲惨生活。为了拯救菟原破坏了自己感应时间的器官。结果失去了感知时间的能力,仅靠着身体对时间的惯性活着。每当休息的时候就会在时间中跳跃。每次醒来都会发现自己的意识跳跃到了其他的时间,每次休息又会继续跳跃。在其主观世界里时间是无限的,即便宇宙灭亡他在自己的主观世界里仍然活着,再有趣的东西在无限的尺度之下也是折磨。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恶毒的惩罚方式,有时永生也是诅咒,最凄惨的诅咒。

这要看是对什么样的坏人,但根本思想就是摧毁他最看重的东西,追求金钱的让他变成穷光蛋,追求权力的让他沦为屁民,追求美色的让他失去老二等等不一而足。当然,这种思路也只是一个方向而已,还有其他很多种报仇方式,甚至最后发现坏人其实是好人,好人反而是坏人的反转剧情也一样有趣,就看你想写出什么样的故事和什么样子的人了。

谢邀。
这里没有故事可看哦。

上面已经有答案提到类似的想法了,我只是试着重新组织一下,讲一种超出题主描述范围具有比较广泛的可用性的方式。
虽然它很“爽快”,但是确是一种颇为讽刺的形式。如果不是最近在试着写类似题材的作品的话我可能都不太想谈这个……

以恶人行恶的形式向他施以报复,用他曾经说过的话还击他。他曾经以怎样的高度怎样去对他人行恶,就用怎样的高度去还击他。他怎样蹂躏人,就以怎样的形式虐待他。
特别是由他曾经欺侮过的人、或与欺侮过的人相似的人来行报复之事的话,所造成的效果会更好。

越是趾高气昂地视他人如草芥,就越不能接受自己被草芥对待、或是被曾经的草芥所蹂躏。前面的剧情越是渲染恶人的行恶以及他的放肆,在最后也就要对他越是残忍和无所顾忌。有多少他所行的恶,就要他以多少还回来。他越是不能接受,反抗越是激烈,就越凸显出他境地的反差,也越能够为读者带来愉悦感。
在此之上,这样的恶人,越是涉及到犯罪、暴力、杀人等情形,并且最终也以这种形式对其施以报复的话,读者也更会感到爽快。

恶人如此放肆行恶,即代表法律或既有秩序没有办法给予其惩罚。这时候读者就会寄希望于作品中的正势力或其他势力对其施以惩罚。因而在恶人在最终被打倒时,虽然英雄擒贼会让人喝彩,但不痛快。而如果惩戒者也用暴力手段去惩戒恶人的话,读者们很容易会开始拍手叫好,如果再用上曾经恶人般的残忍与手段,那就更好了,因为风水轮流转的局面的颠倒和恶人境地的反差,恶人的不甘、愤怒、无力就是恶人的偿还。当法律或秩序没有惩罚,而是由其他的惩戒者来惩罚时,读者们很容易就能和惩罚者合为一体、或是将自己代入其中,发泄自己对邪恶或恶人的憎恨。

这可能就是人们喜欢反英雄的原因,因为他们面对邪恶的时候根本不自持。一定程度上他们正代替读者向恶人施以报复,这符合读者们的期待,他们拥有力量时可能也会如此行动。因为他们不是秩序,他们也不相信秩序。他们要求自己秩序,或是自己支持的一方就是秩序。
这之中的逻辑是非常值得思考与讨论的,因为在这样的惩戒画面里,重要的是向谁施暴,而不是以什么手段施以惩罚。尽管他们都是行恶事之人,但以暴惩暴是否就这么正义,确实有待商榷。

也不知言之是否有物,希望有所帮助。

别让他死。死了就不好玩了。
爱财的让他变成穷光蛋,让以前他瞧不起的穷光蛋赏口饭给他吃;
爱权的让他寄人篱下,让以前被他整惨的对手对他唤来唤去;
恋色的让他鸡飞蛋打,二奶跟了别人还每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钓名沽誉的让他名誉扫地,每天活着含沙射影众口铄金的唾沫中;
尔虞我诈的让他倾家荡产,每天在小骗子堆中苟延残喘;
总之,死太残忍,让他生不如死就行了。

印象比较深的是电影《未知死亡》(嗯,印度电影,阿米尔汗的),这部电影巨长,可是里面的女主角完全就是我的理想型,所以我硬生生刷了三遍(九个小时啊),不得不说,经过了这么长的铺垫,观众需要的只是一个结束,最后那一下真是解气啊!!

我记得古龙就玩过这么一手,一个大恶人,最后古龙描写决战大概是这样的:主角登场,恶人登场,然后——XXX死了。对,你没看错,他没有描写任何打斗任何招式,两个人讲完话以后就——XXX死了。我当时觉得这他妈的是神作啊!!真的,我看了这么久,就一直在想“这个逼到底什么时候死”,嗯,最后他死了,我就爽了,我管他怎么死!—————很多时候观众需要的只是给剧本里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结束而已。

给反派打上思想钢印:水是有毒的。

然后就不用管他了,反派即使渴死,也不会去喝水。最后,反派活活渴死。

——from《三体》刘慈欣

绝命毒师里的Lydia,一个爱美,怕死,为了自己活命和金钱利益可以毫不犹豫背叛同伙的bitch。

最后因为被老白利用在常去的咖啡馆和咖啡加糖粉这个习惯,自己把混有蓖麻素的糖粉加入咖啡。结果中毒,出现感冒发烧症状,面容憔悴,绝望孤独地死在家中。

让他生不如死。。。

————————————————————————

从前有个女人不守妇道,和男人偷情,还害死了自己卖烧饼的老公。

她老公的弟弟就把那男人杀了,割下了头颅。

把头颅里掏空,做成了容器。她老公的弟弟囚禁了她,让她每天用那个男人的头颅盛饭吃饭。

把那个男人的肋骨串起来挂在女人的窗前,风吹过的时候,就叮当作响。

把四肢剁碎,混合了泥土当在花盆里,种上那女人最喜欢的鲜花,一年又一年的,在那捧暗红的泥土里开出她最喜欢的颜色。

把头发绑好,挂在她的床头,让她每天对着头发祷告一遍……

————————————————————————

从前有个男人,他霸占了别人家的武功秘籍和万贯家财,灭人家满门一百零八口。但是不巧有个孩子存活了下来。

这个孩子长成了一枚少侠,决定向已经当上武林盟主的男人报仇。

少侠先废了盟主的老二,然后通报武林,最好能在武林大会上证明盟主不举。

少侠又证明盟主宠爱了半辈子的独生子并非亲生,是老婆和别人偷汉子所得。

少侠又让盟主老婆偷的汉子利用盟主老婆,骗光了盟主家的财产,让盟主家负债累累,仆人都请不起。

少侠在武林大会上打败了盟主,成了新盟主。

少侠派旧盟主去除魔教,最后联合魔教偷偷囚禁了旧盟主。

让旧盟主失去女人儿子地位名声金钱自由并且得到了绿帽子之后,少侠要发大招了。

少侠砸碎了他的四肢,但是却不废去盟主的内功,用千年玄铁拴住,锁头的眼孔用金属浇筑了。让他有本事活下来没本事逃出去。

把他的舌头切掉,防止自杀。

让他穿上特质的金属铠甲,这种铠甲里面都是朝向皮肤的钉子,但是却只有尖端锋利,只要他一动,就会被扎流血。

不给他吃喝。

在他旁边栓一条狗,每天好吃好喝的喂狗。

不给他光。

不和他说话。

少侠没有告诉盟主他到底是谁,就让他猜去吧。

————————————————————————

总结: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脑洞……

‖‖
这个最近赞竟然在断断续续增加,我已经忘了回答的是什么了,然后回来看了一下。
第一个梗是小时候看的一部外国短篇,丈夫把妻子的情夫的头砍下来,用水银灌上什么的。开头有点像呼啸山庄,通过“我”来引开这个故事。被我拿来乱用了。。
第二个,我自己瞎编的,回过头来看竟然后背发冷T^T
好可怕…

真正作恶多端的人是没有资格死亡的。

我会先讲讲他的苦衷,让观众以为他会像日漫一样简单的洗白。
最后让他看着自己坚守多年的信念和目标破裂。
然后我会安排他带着枷锁,黥着耻辱,在他应该在的地方,为自己作过的事负责,做一些价值相抵的苦役来赎罪。

死亡是不能偿还生命的。
而且重要的不仅是罪人夺走的生命,还有他给无辜者带来的痛苦。
真正的justice,应该是【偿还】——要么,用功德来偿还,要么,用耻辱和痛苦来偿还。

狼之口-20话狼之口-20话

这样?

死了就是解脱了,想死而不得,剥夺其全部感觉,却保留意识,并使其一直处于清醒状态,让其感知在失去的东西,并且不断重复这一过程……这算19层地狱吗?

你应该把眼光放宽
去看看《冰与火之歌》
没有人是坏人 大家只是立场不同
每个人的死亡都是各自的性格使然 而不是来自别人的怨害

沉重的宿命感

加入主角的后宫

评分 0, 满分 5 星
0
0
看完收藏一下,下次也能找得到
  • 版权声明:本文基于《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发布,转载请遵循本协议
  • 文章链接:http://www.mnyu.com/54538.html [复制] (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沙发空缺中,还不快抢~